歙县长陔乡。如入仙境,梦幻般的山河霞光

作者: 小赵 2023-11-30 09:18:25
阅读(71)
当你崇山峻岭里盘山绕行着,气势磅礴的云海如潮般地向你奔涌而来,尽管你确定世上没有仙境;但是,你不能否认此刻的你如入仙境。如同仙境的地方在哪里?在歙县长陔乡,这是我在长陔乡村级山道公路上的偶见。我还是头次在公路上看到这么壮观的云海。歙县长陔乡。如入仙境,梦幻般的山河霞光那天,我们清晨就在山里转着我们要去的地方叫谷丰村,海拔在800米以上,被传为挂在天边的村庄。开车的是我朋友,他是当地人,昨晚在酒桌上就说好了,我负责赏景,他负责安全。但是,好几次,坡陡、急弯时,我还是脚有些软,有次路窄会车,我差点吓晕。开惯高速的朋友,进山还得请当地的司机,且是要老司机。逞能不得。到谷丰村了。走出车子,山上的空气有点冷冽不过很清新且感觉仿佛有点甜。黎明前灰蓝色天空那种静谧极为端庄,甚至有点神圣,如在梦里般的村庄、梯田、树木,远山,像是虚拟的,笼罩在了薄雾之中。我跟朋友选了个角度,看着日出。如洁白绸缎般的云海缓缓地起伏着,洋洋洒洒,浩然博大,我没想到此刻的云海会如此温柔,而且渐渐地明亮了起来,光亮中粉红、深红、玖瑰红如潮涌如浪花,澎湃起来,不一会,霞光万丈了,云海的那边是金黄色的,绚丽得让我屏气凝神,生怕松一口气惊了霞光,太阳为此而生气了,不再升起了。歙县长陔乡。如入仙境,梦幻般的山河霞光太阳出来,缓缓地,一点一点地向上升着。我的朋友拍着我的肩,“太阳出来了”。我估计他看到日出激动了,我不又不是白痴看不到太阳出来。这时,村庄像从梦中醒来了,鸟鸣声清脆了,村庄的轮廓也清晰起来,村里也有人走动了。太阳仍缓缓地向上升着。周边霞光尽染无余,云海的红色渐变着,仿佛揉进了五彩,变得魔幻起来。上山之前,听人说长陔乡的云海、日出媲美黄山光明顶的景象,我信了。又一会儿,霞光悄悄地隐退了,太阳升高,天更蓝了,山峦清楚了,树木青翠了,碧绿生青的溪水清澈见底了。我和朋友向村里走去,到他朋友家里去吃早饭了。这是我们昨天约好的,还向他朋友订了二个火腿。长陔有三宝,火腿、豆腐衣、笋干。歙县长陔乡。如入仙境,梦幻般的山河霞光当地有句老话,“金华火腿在东阳,东阳火腿在徽州。”徽州火腿中又以长陔火腿为优。走进这个有500多年历史的村庄,果然与众不同,户户人家黄色土楼居多,不过这儿的土楼有别于阳产土楼,雕花门头特气派。我们走进朋友的家里。歙县长陔乡。如入仙境,梦幻般的山河霞光朋友已在等我们了。见我们来了泡完茶就去下面了。我们坐在了他家门口场地上喝着茶,她老婆在场地的竹席上晾晒着山芋干。山芋干红得刺眼。歙县长陔乡。如入仙境,梦幻般的山河霞光看得我有点馋了,目不转睛地看着。她老婆笑着跟我说话,她的普通话口音太重,我话听不懂,意思我懂了。让我尝一下山芋干。这是迫不及待的事。但是刚咬想扔太硬了,再咬滋味出来,芋干香满嘴且甜津津的。好吃,真好吃。面来了。面浇头是金花菜炒豆腐衣,味道十分鲜美,喜出望外的里面还有几片火腿。长陔火腿硬香,名不虚传。吃罢,按我们行程要去攀登登石耳山。朋友的朋友的送我们出来,他老婆包了一大包山芋干递给了我们。让我有点不知道怎么办,付钱肯定不对,不付钱又过意不去。我朋友笑着又拍着我的肩,没事。他说没事就没事。朋友的朋友建议我们下次有机会再登石耳山,现在既不是看高山杜鹃的时候也不是看油菜花的季节,还不如到隔壁村韶坑村去看看,那儿的徐氏宗祠有点看头,是街源幸存唯一的古代建筑、村中的参天古木白果树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树种。村里还有目连戏剧《劝善记》……再说长陔的晚霞跟日出一样精彩。我们接受了他的建议奔韶坑村而去。当天不仅看到了“天堂色”的晚霞,还遇到了文开头写的云海。